未分类

《丝路传说》帝国的夙愿(一)

大业十四年(618年)三月隋炀帝在江都被杀。同年五月,李渊逼恭帝禅让,称帝国号唐,是为唐高祖。改元武德,都城仍定在长安。而后,长子李建成被封为太子,次子李世民为秦王,四子李元吉为齐王。李渊派李世民征讨四方,剿灭各方群雄。武德九年(626年)六月初四,四方征战有功的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李建成和李元吉被杀,李渊自动退位,李世民即位,年号贞观。

玄武门之变长孙无忌为铲除李建成和李元吉反叛党羽派兵四处追剿。冯立在玄武门杀死敬君弘后便落荒而逃,此时的他犹如丧家之犬,散落的长发沾染灰尘与杂草,汗水夹杂泥土附着在脸上已然分不清面容何在,布满点点血迹的铠甲已无往日的高傲气质,胸口的道道破损细细打量全然可以看到已成暗红色的伤口尚在渗血。神情木讷的冯立犹如僵尸一般跑着跑着,脑中空无一物不知要逃到哪里更不知现在是在哪里,他唯一还依稀记得就是活下来。天色渐渐昏暗下来,正值七月中旬,泛起蒙蒙细雨,村口的老槐树被雨水滋润着绽放了生机。唐军一路寻脚印来到了柳家村,为首武官示意快速进村搜查,急速的脚步声响彻四周。

柳家村居住着本为中原武林名门的柳氏族人,后因厌倦武林纷争隐居于此,世世代代以耕种生计,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此时兵败玄武门的冯立已逃进柳家村,身负重伤的他无力支持再多走一步,倒在泥坑之中。柳政正巧从山上采药归来发现了冯立,柳政看他尚有一丝气息便将其带回家中。

冯立缓缓睁开双眼,此时就是萤火之光都是如此的刺眼,当眼睛慢慢适应过来,心中大是一惊本以为自己要去见阎王了他,发现躺在陌生的床上。下意识的左手扶床起身,一阵剧痛逼迫他再次躺下,右手捂在胸口发现伤口已包扎处理,回过神的冯立打量左右,在床旁头梳总角身穿青灰色小褂的男孩正直勾勾瞪大双眼看着他,突然拍手大声喊道:“醒了,醒了”。柳政闻到后边说边向床边走去“照影,先去找你母亲”。只见冯立也顾不得身上的伤痛连滚带爬下了床,跪在柳政面前:“恩公救救我吧”柳政甚是一惊连忙扶起冯立坐在床边“出了何事且慢慢说来”,冯立安坐下来后两眉紧蹙双手顿足叹道“我姓冯,名立,本是太子殿下的翊卫车骑将军,昨日朝见之时在玄武门秦王李世民派兵包围太子和齐王,当我得知时便带兵解救太子但为时已晚,便力斩数名敌将方才突出重围。现在追兵正在追杀我,求恩公救我”听完紧握住柳政的双手。此时的柳政心中大为惊恐,原本与世隔绝的柳家村此番要面临的不只是凶是吉。“既然救了你就不会坐视不管,你安心休养其余事情不必担心”柳政一边安抚冯立一边在思索如何应付如期而至的唐军。

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至近逼近柳家村,为首武官手持红缨银枪,身披金鳞战甲,腰间配有一柄青纹长剑,骑乘栗色大宛良驹。唐军行进至柳家村,门口的大槐树仿佛打了一个寒战,树叶上的水滴纷纷滴落下来。行至村中街道两旁是户户紧挨的房屋,房屋大多都是简易的土坯房,不高的围墙完全可以看到院内家家户户晾晒的谷物。武官轻挥左手示意部队停下,命副官派人挨家挨户搜罗周详不可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奔波十余个时辰士兵早已是疲惫不堪,心中更是恨不得把冯立抓住当场宰了,猛扣门板进屋搜捕,有甚者踹开房门全然不顾村民的阻拦冲进屋内,妇孺的哭喊声,顿时充斥整个村庄。柳政见状急忙扶冯立,妻子拉着照影藏于书房内,将房门紧锁。一丝冷汗顺发髻划落脸庞,内心忐忑不安的柳政硬着头皮踏出大门。

双手合实面见武官道“不知将军远行至此有何事情”

“你有没有见到一个逃兵进村”武官面色铁青头也不回轻瞟一眼质问柳政。

见状柳政微微低身回复道“将军有所不知,我们柳家村隐居于此已有数十年,未曾有旁人出入村庄”

“哼,有没有不是你说了算”轻蔑的挥手命令士兵“这家给我仔仔细细的搜”

“将军使不得”柳政急忙挡住士兵去路。

武官跃身下马左手持枪右手一把抓起柳政的衣领怒斥道“我看你就是他的同党”说完便把柳政扔到一旁,不出片刻士兵便将冯立押到武官面前。一见到冯立武官的双眼顿时布满血丝额头两旁青筋暴起“我看你还往哪里跑”说完便将银枪往后一收刺向冯立,柳政见状一个垫步跃身缝里面前单手握住枪柄道“将军且慢”。“你果真是同党,还我兄弟命来!”武官大喊道,右手旋转枪身向后抽出,顺势一脚踢在柳政胸口。柳政未有防备在力的作用下后退几步。紧随其后垫步向前朝柳政猛刺过去,柳政侧身一躲枪头从胸口划过,武官双腿成弓步左手并握枪身横向一打,胸口首次重击一口鲜血喷出柳政应声倒地片刻间数剑指向他的颈间。

武官拔出佩剑怒喊道“冯立你杀我兄弟,今天我便要拿你头颅来祭奠他们”说完便挥剑砍向冯立,冯立双目紧闭身子微微向后倾身“住手”柳政喊道“他现在身负重伤手无兵刃,将军为何不放他一条生路”。“放他走?让他日后再来杀我吗”武官微耸肩膀冷笑道“窝藏重犯,把全村人都给我杀了”,冯立和柳政被当场乱剑砍死,士兵如野兽一般大肆屠杀村中百姓,鲜血被雨水冲刷到街道,处处是凄凉的喊叫声,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往日幸福祥和的柳家村已变成人间炼狱。

三名士兵进入柳政屋内眼见举刀砍向柳照影时,母亲出于本能反应用自己的身躯挡在他的面前,一刀两刀三刀。。。突然士兵呆愣住,他们听见昏暗的屋内传来阵阵低吼声,听到这声音让人不由得从心里发生莫名的恐惧。哒,哒,哒的脚步声慢慢逼近。突然一道淡蓝色的光闪过左边的士兵应声倒下,没发出任何声响没流一滴血,吓得其余士兵浑身颤抖。这时在身后传来一阵响亮的撕裂声紧随其后是不知什么东西折断的声音,他们再次寻找刚才死去的同伴时尸体已经没了踪影,这时房门关上了。

预知下文请关注丝路传说官方微博及论坛发布最新信息:(本小说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